为了努力而向前,为了梦想而拼命。

 

第二十三章

荆嘉翰委委屈屈的小声嘟囔着,“诶,不是,我什么都没说呢”

荆嘉翰被尚悸疏一顿操作搞得有点懵逼,尚悸疏怎么就什么就明白了,什么以后就不会缠着他了。

到底是谁缠着谁啊,明明是他先开始追这个小家伙的,怎么就变成这个小家伙缠着他了?

尚悸疏逃跑以后根本没去教室,他出了学校直接去自己兼职的饭店和朋友换班,晚上他也不用回宿舍,直接回自己在外面租的房子。

荆嘉翰没去追尚悸疏,他想着给小家伙一个冷静的时间,既然小家伙不想和他解释,那他也不去问,双方都冷静一下才适合以后的交往,才能更长久的走下去。

荆嘉翰虽然内心这么想,但他也受不了尚悸疏一直晾着他,所以他选择了晚上住在宿舍,但是他没想到尚悸疏居然一整晚都没有回来。

荆嘉翰发信息给尚悸疏,但是那人不给他让任何恢复,就连打电话是关机的状态,荆嘉翰问遍了很尚悸疏走的近的所有人,结果一无所获,只能等第二天上课。

第二天是早八的公共课,尚悸疏虽然按时按点的坐在了教室里面,等着老师点完名,他带着课本直接离开了教室,仿佛是在躲着荆嘉翰。

荆嘉翰这次选择追了出去,如果他一直给那个小家伙冷静的时间,他敢肯定,那人一辈子都不会在和他说一句话。

“尚悸疏,咱俩谈谈”荆嘉翰跟了两步,又停下了脚步,教学楼这么多人,如果他们两个人闹了起来也不好看。

尚悸疏听见这句话,把头压低脚步更快的下了楼,眼眶又忍不住的湿润了起来。

荆嘉翰要和他谈什么,难道是以后不再联系,恢复同学关系,不需要任何冷静期,亦或是…现在就分手。

他们两个人在断了主动与被动的关系,自此以后桥是桥路是路,两个人在无瓜葛。对啊,这就是他的宿命。

他父母管的他很严,就连交朋友的方面都会插一脚,所以他从不和别人主动交朋友,如果沈夏和他不是发小,那么他长这么大,将会可悲到一个朋友都没有。

他本以为荆嘉翰会是那个意外,但是现在看来,他完全看错了人。

荆嘉翰看着他跑的更快,他只好追了上去,猛的扣住尚悸疏的手腕,把人按在墙上,固定在自己的双臂当中,他还喘着粗气,热气直扑尚悸疏通红的小脸。

尚悸疏看着自己被壁咚,他眨了眨眼睛,虽然害羞但他没忘昨天荆嘉翰看他的眼神,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,说道:“昨天忘了和你说一句话,荆嘉翰,我们分手吧”

尚悸疏说完矮下身子从荆嘉翰面前开溜,他急匆匆的跑出教学楼,连宿舍都忘了回,又回了自己的出租屋,十点半的课也是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和导员请了假。

荆嘉翰还没从那句分手中回过神,只感觉心中一疼,又有些失落,早知如此,他昨天第一时间就应该回应尚悸疏。

现在这么被动的他,既抓不住尚悸疏的心,也找不到尚悸疏的人。

真他妈是烦得要死!

评论(3)
热度(25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Top

© 何捷了解一下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