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努力而向前,为了梦想而拼命。

 

第十章 白祈年想挖初鹤喆

“回家吧,别守着我了,我也回家,不乱跑”白祈年声音颓废,随手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不让自己的样子太过难看。

丁墨阳仿佛不相信白祈年一般,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,最后丁墨阳直接把白祈年送了回去,看着他把自己摔在沙发上面,这才稍微放了心,叮嘱道:“今晚别乱跑了,心情不好就让穆司儒过来陪你,记者一定会在你这边蹲消息”

“我知道了,墨阳哥慢走”白祈年开口赶人,翻身面向沙发靠背。

白祈年觉得他会抑郁一晚上。

丁墨阳张了张嘴,什么都没说,轻轻的帮着白祈年关上了门。

白祈年在家里颓废的窝了两天,手机直接关机,任谁也联系不上,他每天往录音室一坐就是一天,什么都不干,只是静静的发呆。

他可以任由自己的戏被抢,但是他不能忍受自己的专辑迟发,甚至被公司停发。

穆司儒第二天晚上联系不上白祈年,就直接找到他家里去了,他看着颓废的白祈年站在自己面前,他逐渐烦躁起来,骂了一句脏话,直接把人推开,“初鹤喆的事情有兴趣听就打起精神,不想听,你可以选择继续颓废”

“爱说不说”白祈年转身走进厨房,从冰箱里面拿了一瓶可乐,扔给穆司儒,自己窝进沙发里面。

“得,我算怕了你了,多少年不见你这样了”穆司儒扯起嘴角,他对白祈年还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“专辑被我小姨停了,我心情怎么能好起来”他烦躁的把抱枕甩了出去。

“和你说说初鹤喆的事,让你开心一下”穆司儒慢条斯理的从自己的公文包里面把合同拿出来放在茶几上面,用手指点了点合同,继续说道:“这合同是你们公司的,你应该熟悉”

“这跟初鹤喆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下面我就和你说说初鹤喆”穆司儒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。

“你就直接告诉我初鹤喆能不能挖过来”

“能,但是初鹤喆可能不愿意走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每个公司都有天价的违约金,更何况初鹤喆的公司,那小孩可还不起”穆司儒说着又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。

白祈年伸手接过来,看着初鹤喆胳膊上,小腿上的青紫,他眼神里闪过一丝疑问,又想起初鹤喆那天蜷缩着身子靠在墙上,脑子里面瞬间有了答案。

原来那孩子是真的怕挨打。

“我之前问过墨阳哥,他说他见过初鹤喆被他的助理拉走,不出意外他身上的伤都是他助理打出来的”

白祈年又想起初鹤喆的助理叫他‘小贱人’,而那孩子也没有半点反抗,甚至有些习以为常。

“不管用什么办法,你帮我把初鹤喆挖过来”白祈年拍了拍穆司儒,脸上的神情赫然是拜托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办成。

“我以前接过他们公司的案子,我找了几个熟人问过,他们公司不捧他,听说初鹤喆这小孩比你还清高,饭局酒局都不陪,就闷头接戏,什么都不做”

“不错”白祈年点了点头,他就喜欢这种人。

“不错个屁,人家没背景,你身后有一个整个娱乐公司呢”穆司儒翻了个白眼。

“我又不靠他们”白祈年也有些不愿意。

评论
热度(20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Top

© 何捷了解一下— | Powered by LOFTER